山水情画
广西同志公益网站

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,现在还好吗?

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,现在还好吗?
烨彬(右)和男友安伟的近照。受访者供图

17年前,当时21岁的河北农村男孩烨彬走进了一段异性婚姻,在一个月的同床异梦后,他选择离婚。这件事在村子里引起轩然大波,在大家的猜忌中,烨彬被迫出柜。

出柜之后的烨彬试图说服带他看医生、找大仙的母亲接受自己的同志身份,但直到三年后男友离世,烨彬的母亲才看明白,原来同性之间也有真感情,最终接纳了他。

又过了三年,烨彬认识了一位新疆男孩安伟,在烨彬一家人的帮助下,安伟对父母出柜了。

后来,男友安伟搬来烨彬的老家,两个人一起经营着一家名为「鸿彬」的超市,与当地村民过着相安无事的平静生活……

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,现在还好吗?
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,现在还好吗?
凤凰网『在人间』对烨彬夫夫做了专题报道。

六七年前,凤凰网等国内外媒体以HAPPY ENDING作为这段故事报道的结尾。那么,多年之后的今天,他们的生活又有怎样的变化?我们与主角之一的烨彬(Blued ID: 烨彬安伟)聊了聊。

Q:

在「出名」之后,你有什么困扰吗?

媒体报道之后,我们受到了一些来自社群的质疑,网上和现实生活中的都有。

有人说我高调。他们会问我,「非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你吗?」在他们心里,最好永远不要被人知道自己的同志身份。

很多看过报道的人,邻县的或是其他城市的,他们会根据那个超市来找我们,但是有一些同志会躲得远远的,不敢靠得太近。

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,现在还好吗?
图|凤凰网『在人间』

还有一些认识的同志朋友,如果旁边有其他人,他们也不太敢靠近,就算在屋子里,或是一个私人的空间里面,他们也要先四处张望一番,才敢跟我们说一句话。大部分都是深柜,感觉被别人看到以后就坐实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。

有人说我想出名。

但我从来没有觉得是为了出名而接受之前的一些采访。我只是想通过自己的故事,让别人少走一些弯路。如果有一个人看到我的故事然后顺利出柜,或者是通过我们的故事,让他们的家长或者是身边的朋友,对同性恋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,我觉得这都很让人欣慰。

还有人说我勇敢,很羡慕我。

我会跟他们讲,不要羡慕我,我没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地方,因为这就是普通的生活。

Q:

在农村这样偏保守的环境里,大家不会指指点点吗?

村民对我们的指指点点?没有。怎么可能。不可能的,一次都没有出现过。

我们没有跟别人有过多的交流,不会串门,也不会有人直接过来跟我们「作对」。在我们的超市里,大家买完东西就走,不会讲别的东西。

我觉得在村子出柜一点都不难,最难的还是改变自己对自己的看法。你觉得「两个男人穿一样的衣服走在马路上,别人会指指点点」,这都是主动给自己套上的枷锁。

我也不去问询他们的态度。你不觉得很累吗?很多人都活在自己的预想中,按照自己的想象导演出一个方向,但现实中完全不是这样子的。

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,现在还好吗?
图|凤凰网『在人间』

其实在媒体报道之前,就没有人说什么了。

安伟刚从新疆来我们村和我一起生活的时候,我都是和他一起买菜一起上货的,村里人也会问,「安伟是谁?是哪的?」

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,现在还好吗?
同志们都很重视自己的外形。村子里缺少锻炼的器材,安伟就在家里自己装了吊杆,每天健身。图|凤凰网『在人间』

其实在我那次离婚之后,很多闲话早已传开,有人说我是同性恋。他们这样问,只是想印证心里的想法。顾及安伟的情绪,我只是说是朋友是亲戚。过几天他们就不再问了,因为没有意思了。明知道就是那么一回事,谁会天天追着别人打听?

时间长了,那些与我们有过接触的街坊还是一如既往地和我们来往,对安伟也是,没有什么异样的对待和闲话。我们在自己的村子里还是很自在的。有时去理发,老板也会说,「你们两个不错,很配嘛。」

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,现在还好吗?
图|凤凰网『在人间』

也有村民会主动过来问我,「同性恋究竟是怎样的?」

我会向他们介绍关于同性恋的知识,告诉他们「同性恋和异性恋都一样,只是喜欢的人不一样,我们同性恋也有感情,人都很好,并不是人们想的那样可怕」。

在村里,我们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和歧视,谁也不会没事找事,主动上来找你说一些难听的话,恶意伤害你。谁家都有事儿,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发生。

没人会光记住你们是同性恋,然后把这件事当一辈子的话题来议论。大多数人还是很友好的。

Q:

后来你们(的超市)怎样了?

后来省道改建,超市渐渐失去了原来的客流,索性就关店了。我们在2014年的时候去了湖北,在酒店工作。

之前在北方,跟别的同志作自我介绍的时候,对方常常会认出我来,说是「名人」或是认识之类的话。到了湖北以后,基本就没人认识我们了,也没有人看着报道来找我们。

在农村开超市的网红夫夫,现在还好吗?
烨彬夫夫的近照。受访者供图

那时候,我俩都在酒店做客房服务。我们住在一间6人的集体宿舍里,我会在出去的时候给他带饭,有吃的也一起吃。有时同事也会开一些玩笑,说我们很亲密。

但我们的性生活很少,如果有需要的话会出去开房,所以大家只觉得我们就是亲兄弟。

在一起这么久,我们依旧相爱。

我觉得找到爱的人就自行去珍惜,就是要对爱情执着。可是当高温降下来以后,你要抱着平静的心态去面对,而非抛下原有的感情「重新出发」。

00.

最后

对于烨彬(Blued ID: 烨彬安伟)来说,曾经那些迎面而来的对同性爱情的质疑声,随着他的坦荡与自信,都躲进了一个个房间里,最后或是灰飞烟灭,或是变成祝福。

有的时候,我们的恐惧来自周围的「敌意」,有的时候,也来我们自己的内心。

文|三宝SAMBOL

编|黑色洋葱

赞(0)
分享到: 更多 (0)